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(环球UG)!

usdt充币教程(www.6allbet.com):李录为什么重仓”一再停业”的DRAM行业?

admin2个月前54

USDT自动充值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李录为什么重仓”一再停业”的DRAM行业?

进入牛年以来,芯片欠缺的情形依然严重。而在这其中,DRAM面临的欠缺尤为严重。

凭据IC Insight的展望,2021年,增进最快的芯片前三分别是DRAM、NAND FLASH和汽车专用芯片,存储芯片占有了前两名的位置。

在景气预期下,最近美股的存储芯片龙头美光科技也涨幅惊人,从去年10月至今已经上涨了60%。

然则,存储芯片行业真的是一个好的投资工具吗?

从历史来看,存储芯片或者说DRAM企业,从来不是像可口可乐那样,一个配方可以卖几十年的现金牛公司。

在其短短的四十年生长历史中,充满了残酷的竞争,不光是公司之间,还包罗国与国之间的深度博弈。介入的公司不是现在停业,就是晚几年再停业。

纵然所有的钱烧到最后都变成了工厂和机械,然则谁也不敢停下来,也不能停下来。

数据泉源:网络,摩尔定律,部门DRAM编年史

一.日本崛起,美国退出

上世纪70年代,以英特尔为首的美国厂商是DRAM领域的霸主。趁着IBM忙于应对反垄断观察,年轻的英特尔快速完善了DRAM生产工艺中的缺陷,推出容量为1K的DRAM,同时售价仅仅为10美元。

相比之下,那时市场的主流磁芯存储器,虽然已经称霸市场20多年,然则又粗笨又昂贵,更主要的是,磁芯的尺寸已经生长到极限,很难再缩小,也意味着存储密度很难再提升。

而DRAM代表的集成电路,摩尔定律才刚刚最先。体积小又廉价的DRAM很快就占有了市场,英特尔在1970年第一次推出DRAM存储器,到1974年已经抢占了全美82%的市场份额。

泉源:网络,磁芯存储器

不外,手艺创新只能走得快,要走得远还要看手艺门槛。

英特尔的乐成很快吸引了偕行的跟进,德州仪器、莫斯泰克等半导体公司通过逆向工程,很快解(抄)构(袭)了DRAM的制造方式,而且做出了改善。

整个70年代,虽然几家美国厂商是存储器的主角,然则在摩尔定律的阴影下,谁都无法笑到最后。

虽然英特尔有着先发优势,然则德州仪器在1973年推出成本更低的4K DRAM后,成为了强劲的竞争对手;而后起之秀莫斯泰克,在1976年推出了新工艺的DRAM,容量提升到16K,又打败了前两者,一度占有全球75%的市场份额。

由此可见,DRAM这种标准化产物,竞争有多残酷。厂商基本不看品牌,谁的良率高,质量好,容量大,速度快,谁就能抢占最大的市场份额。

而这个原理在整个80年代,日本厂商进入后,体现得加倍淋漓尽致。

从70年代最先,经济快速崛起的日本就已经瞄准了半导体领域。然则和美国厂商内部竞争差别的是,日本采取了举国体制。

1976年,日本政府启动了"DRAM制法刷新"项目。

在资金上,政府召集了那时日本海内最强的几家电子厂商 —— 日立、NEC、富士通、三菱、东芝,政府+企业合共投入720亿日元(相当于2.36亿美金)。

在科研上,由几家日本顶级的电子计算机研究所牵头,成立了国家级科研机构:VLSI手艺研究所,调动了那时日本最顶级的手艺精英,制订了明确的科研目的:64K DRAM和256K DRAM的实用化。

在政策上,日本政府为半导体企业提供了巨额的财政政策,包罗税负减免、低息贷款等等。

有资源、有手艺、有政策,日本在DRAM领域强势突围,1978年,日本即追赶上了摩尔定律和美国偕行,乐成研制64K DRAM,险些和德州仪器、莫斯泰克同一时间。

在手艺跟上的同时,日本DRAM的成本大大低于美国,而质量又要好于美国企业。

有一个撒播甚广的故事,说是1980年惠普公司采购DRAM内存,有3家日本企业和3家美国企业竞标。惠普对他们的产物举行质检后发现,纵然是美国最好的DRAM公司,芯片良率都比不上日本最差的DRAM公司,可谓是完全碾压。

同时,日本企业为了抢夺市场,价钱普遍低于美国产物。产物又廉价又好,自然就抢占了大部门的市场份额,到了1989年,日本的存储芯片产物占天下市场的53%,全球第一。而曾经的天下DRAM龙头英特尔,在1985年无奈宣布退出DRAM市场。

泉源:云锋金融,1990 年全球十大半导体企业

DRAM前20年的生长,生动的诠释了商业天下的纪律:在一个竞争壁垒不宽,同时又完全开放的市场,领先者要保住竞争优势异常难题,只能不停的创新。

二.韩国崛起,日本退出

日本在DRAM市场的乐成,证明了日本制造的实力,曾经被美国人认为是劣质产物的日本货,逐步转变为工匠精神的代表。

然则,在日本的半导体行业最巅峰的时刻,行业的玩法变了。半导体行业从原本的各大厂商自由竞争,上升至国家之间的博弈。

泉源:网络,美国人,打不外就卡脖子

1985年,英特尔创始人诺伊斯拉着各大半导体企业成立了美国半导体协会(SIA),随后向政府重点游说一个看法:

日本的半导体崛起,将会影响国家安全。

由于包罗武器、计算机在内的高科技都要用到半导体,如果美国半导体溃逃了,势必有一天会被日本卡脖子。(这句话是不是听着很熟悉?)

再加上1987年东芝疑似爆出隐秘向苏联供货,用于潜艇制造,那时苏联和美国还处于冷战之中。

于是,华盛顿将半导体行业职位提升到国家安全级别,强制政治、军事实力处于绝对下风的日本签署《美日半导体协议》,协议除了划定日本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上限,强制日本开放海内市场,还被实行了巨额的关税。

美国是那时天下上最大的消费市场,日本失去美国市场份额的袭击很大。签署协议后,日本厂商的职位逐步下滑,到1992年,英特尔又重新夺回了半导体天下排名第一的位置。

《美日半导体协议》的另外一个受益者另有今天DRAM领域王者 —— 三星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实际上,美国从1980年就最先扶持另外一个小弟 —— 韩国在半导体行业生长,一如他们在50年代扶持日本作为匹敌苏联的棋子那样。

从80年代最先,韩国就走上日本的老路,通过"政府+大财团"的模式生长,韩国四大财阀在DRAM领域举行了疯狂的投资。

1983年,从美光买到手艺,从夏普获得加工工艺的三星,在京畿道器兴区域建成首个芯片厂,昔时11月即乐成研发64K DRAM,和行业领先者的差距也许是5年。

然则由于手艺落后,以及日本厂商的强势,在1987年之前,韩国厂商一直处于血亏的状态。

比如说1984年,DRAM价钱从年头的4美元/片,一起下滑至1985年的30美分/片,而三星的生产成本高达1.3美元/片。

于是到1986年底,三星半导体累计亏损3亿美元,基本亏空了所有股权资源。

然则三星没有放弃,反而使出了最厉害的武器 —— 逆周期投资。

数据泉源:网络

对于周期性行业来说,一样平常在行业景气的时刻,企业为了抢夺市场份额,会加大投资。

然则半导体企业从建厂到生产一样平常需要2-3年时间,以是经常出现周期错位,即景气时投入的产能最先生产时,行业景心胸已经已往了,企业不得不接受巨额的折旧,同时还没有利润。

如果是自由竞争的企业,亏个几年也就退出市场了。惋惜半导体行业是国家命脉,以是三星再怎么亏损,也继续咬牙坚持,越是亏损,越是加大投资。

在日本和三星的多年缠斗中,逆周期投资显得尤为主要,正是依赖一次次的逆周期加注,三星才最终在2008年,一战定乾坤,熬死了日本。

2008年,金融危机发作,全球个人消费电子市场一落千丈,内存芯片价钱雪崩,从2.25美元狂跌至0.31美元。

然而这个时刻,三星决议将利润的118%投入到DRAM,继续扩张,有意加剧行业亏损。数年后日本DRAM独苗尔必达无奈宣布停业,白菜价卖身美光,日本完全退出DRAM市场。

虽然日本企业退出DRAM也有其自身缘故原由,太注重工匠精神而忽视了DRAM换代快的本质,从而导致每芯片折旧成本居高不下,失去市场。

然则现阶段的芯片竞争,已经不是企业之间的游戏,而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博弈。因此,日本芯片企业的衰败,也可以说是有时中的一定。

三.行业现状

总结DRAM行业,有以下几个特点:

1.产物标准化水平高,用户粘性弱,容量性价比是决议性因素。

2.重资产,折旧成本高,一旦投资周期失足,会带来严重的亏损。

3.行业具备规模效应,大规模生产可以有用分摊成本。

4.摩尔定律,每18个月单位面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翻一番,存储成本就会下降一半。

于是,半导体行业的周期性异常显著,每当有新手艺驱动时,行业景气,每家厂商都想疯狂扩产,挤压竞争对手;然后到了行业低谷,投资太大的厂商又要面临严重亏损。

同时,摩尔定律又决议了半导体行业不能像石油行业那样,在行业低谷形成价钱同盟,由于一旦让对手有喘息的机遇,在手艺上领先,就会失去市场份额。

就好比先发者确立好了护城河,盖好了城堡,后来者总能依赖摩尔定律找到后门。因此DRAM企业的乐成是短暂的,要不现在失败,要不外几年再失败。

现在的市场,显然进入了一个景气的周期。

凭据美光的讲述,未来5G手机、数据中心、自动驾驶、图形处置各个领域,都将大量使用存储芯片,其中AI服务器所需要的DRAM,是通俗服务器的6倍。

另外在汽车领域,显示、摄像头数据处置、自动驾驶模块都需要用到比以前多得多的DRAM。

行业景气,然后行业内玩家的新投入并不多。

凭据IC Insight的统计,行业前10玩家(英特尔、三星、博通、高通、英伟达、台积电、美光等)的研发收入比在已往几年处于历史低位。

从投入的角度看,整个半导体行业已往几年的研发支出进入了平脱期,也让整个行业得到了喘息的机遇。

另外,从手艺上来看,DRAM手艺似乎已经到达瓶颈。未来摩尔定律还能不能翻番不太确定,然则每年展望摩尔定律失效的人都在翻番。

如果手艺上人人都无法甩开竞争对手,占有更多的市场,那么巨额的投入也许是不划算的,信赖各大厂商都市充分考虑这一点。

于是,纵然在2019年行业低谷期,行业第三名美光都能实现盈利,可见DRAM行业正处于一个对照舒适的时间段。

四.结语

虽然现在的DRAM市场即将迎来蜜月期,然则远期的忧虑依然存在。

首先是今年头,各大半导体都宣布继续加大资源开支。

凭据韩媒报道,在台积电宣布了激进的资源开支之后,三星刻意跟进,预计2021年针对半导体事业的资源支出较2020年增添20%,金额也许为296亿美金。

其中的三分之二将用于存储营业,比如说中国西安和韩国平泽的工厂,将投入到128层堆叠的第六代NAND中。

看来只要有人开了头,整个行业就没法再淡定了。

其次,新的行业挑战者 —— 中国,已经在路上了。

去年6月份,合肥长鑫自主研发的DDR4内存条已经投入使用,容量分别为8G和16G,虽然工艺上为19nm,与三星、美光的工艺有差距,然则也是一个好的最先。

在此之前,长鑫投资了跨越2200亿元建设制造基地,同时吃下了欧洲停业芯片奇梦达,获取了海量的专利和手艺。

回过头看DRAM行业历史,美国由于高成本失去市场,日本由于商业协议失去美国市场份额,而逐渐被镌汰。

然则对中国来说,这些都不是问题

中国有着壮大的劳动力市场,同时又有着最大的消费市场。有人才、有资源、有产业、有市场,另有政策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  • 2021-03-14 00:04:29

      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若是是欠银行的钱,严重性更大一些,以是一定要定时还款。提醒人人,银行有欠款是会影响到家人的,若是你不想家里人受牵连,就不要当老赖。符合我审美
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
热评文章
热门标签